湖北快三

【志愿者故事】护目镜下凝结的水珠,不知是雾气还是泪花?

    为了加强疫情防控力量,医院组建了一支抗疫志愿服务队,在医院门、急诊入口为入院的车辆及行人测量体温。

 

    我被安排在急诊入口,负责13:00—19:00档的值守。穿上隔离衣、戴上护目镜,与上一班志愿者简单交接后,就开始了下午的排查工作。与我一同值班的还有门急诊办公室的王婷婷、十一病区的吕学波和康复医学科的卢健医生。

 

    天公不作美,没多久便下起了雨,我们四人纷纷穿上雨衣,裹了个严严实实。室外温度很低,时常影响红外线测温仪的工作效率,必须测量完后塞进护理部老师们制作的“棉衣”里才能维持“生计”,而裸露在外的手被雨水打湿,那叫一个“冰冰凉透心凉”。其他三位志愿者都佩戴着眼镜,由于低温让眼镜不一会儿就蒙上了一层雾气,王老师打趣地说:“现在真像个老奶奶,测完体温要低下头,眼睛从防护镜上方看才能看到测温仪上的温度值。”

 

    发现雾气实在太影响视线了,于是吕学波便把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。

    “咦?这是什么车?车里的人都是全身防护。”随着我的提问,大家望向正驶入的一辆白色依维柯。

    “看,上面写着CDC。”王老师指着车前的标志告诉大家,原来这是疾控中心的车子。

    “不知道是不是我老公?”吕学波眯起眼,仔细辨认着,可是还没等她看清车里的人,车子已经开进去了。

    “自己老公怎么还会认不出来?”王老师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 “因为这次疫情,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见面了。”吕学波继续说道,“他这几天一直往返几个隔离点,都没能见上面。”

    立春后的雨有点凉,护目镜下凝结的水珠,不知是雾气还是泪花……

 

    目送着车子渐渐远去,不管车上是不是自己的爱人,此刻的吕学波内心一定是温热的。忙碌在另一个“战场”的他,也一定是牵挂着自己的。然而,他们都有各自的职责和需要坚守的岗位。

 

 

    长时间的站立会腰酸背疼、腿不给力,有“老寒腿”的更不用说,卢健医生开玩笑说:“站累了?累了明天来康复科给你们按摩一下,免费!”虽是玩笑话,却也体现了疫情之下的“战友”情。

 

    保安大叔说,你们又要做临床工作,休息还来做志愿者,真不容易啊!其实我知道,在我们结束后的夜间,都是保安大叔接过测温仪,继续在寒冷的夜晚值守到天亮。大叔后来的一句话,更是让我感动了许久,“你们的任务是守护大家,我们的职责就是守护你们。”此时,落在身上的雨,竟有点点暖暖的!

 

   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负重前行。医生不只是一种身份,而是一种责任;护士不只是一种职业,而是一种守护。一起加油,我的战友们!

 

    编者按:

    本文由志愿者、六病区护士夏姚瑶供稿。在全院上下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时候,夏姚瑶第一时间向医院无偿捐赠了2000只医用口罩。